白日梦森林:艺术家邬建安的图像世界

2017-07-18 00:41

开幕式现场

2017年7月14日下午,由芝加哥大学教授巫鸿担纲策展人的艺术家邬建安新作展——“白日梦森林:邬建安的图像世界”在芝加哥大学北京中心正式开幕。此次展览由芝加哥大学北京中心主办,策展人巫鸿教授、艺术家邬建安、芝加哥大学北京中心副主任梁学明以及百余位艺术界嘉宾和媒体人士出席了开幕式活动。

此次展览是巫鸿教授策划的第二个邬建安个人艺术展。相比2016年在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的展览《征兆:邬建安近作展》,在“征兆”的主题下汇集绘画、剪纸拼贴、雕塑、声音装置等多种语汇和风格的代表作和新作,着重梳理和研讨邬建安艺术创作“驰骋于古今之间,把当下的人们在瞬息间带往诡谲奇邈的洪荒时代…在几个维度上同时刺激和扩展人们的艺术想象”的总体特征,此次展览以“图像”这个艺术史上重要的学理问题为切入点,通过《白日梦森林》和《五百笔》两个系列新作,分析呈现邬建安在思考和处理“具象与抽象”、“平面与三维”、“文字与图像”的关系等问题时的独特方式,以及这种方式拓展出的图像生成与视觉传达的新界域。

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中的《白日梦森林》

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中的《白日梦森林》

展览同名作品《白日梦森林》是一组黄铜雕镂的树状雕塑,每件雕塑都分为两层,每层是一个顶视呈十字交错的抽象形象,这些形象来自邬建安2003—04年、特别是北京“非典”疫情严重期间创作的一批黑白夹宣镂刻剪纸作品——《白日梦》。与传统的民间剪纸相类似,每一幅《白日梦》都保持了严格对称的图式,但外轮廓几乎都是辨认不清形象、充满动态的抽象图形,由诸多相互牵连、支撑、渗透的小形象元素融构而成。仔细观察,会发现这些小元素有着猴子、手、足、长着尾巴的女人体、鸟等形态,这当中还有一些在作品中反复出现,事实上,它们是艺术家用来描述“非典”时期特殊精神状态的一些象征性语汇:

《白日梦——精神抚慰、高古游丝》邬建安 夹宣镂刻剪纸 136 x 77 cm 2003-2004

《白日梦——静观内景》邬建安 夹宣镂刻剪纸 136 x 77 cm 2003-2004

张开的手、脚与花朵象征着生命活力;蜷缩或抓挠的手、脚象征着压抑与限制;安静的鸟儿象征着智慧;有指向的手臂象征信心或权力;人头蛇身或长着长尾巴的精灵象征传统文化;猴子象征艺术家自己…

《白日梦森林》(局部) 

《白日梦森林-松》(局部)

这些看似迷蒙、偶然、灵机一动的“糊涂幻想”,既是那个时期陪伴艺术家度过恐慌和寂寞的幻梦朋友,是个体精神对灾难性现实危机的感性回应,更是经过理性分析和反复的造型推敲之后的“精神解剖图”。在《白日梦森林》中,邬建安用黄铜的媒材和雕塑的语言对10余年前的这批剪纸作品进行“再创造”,曾由脆弱纸张承载的精神切片,成为空间中坚硬、甚至带有一定“危险感”的实体存在。在巫鸿教授看来,《白日梦森林》在结构上有着汉代青铜“摇钱树”的启发,邬建安以其早期创作的二维幻想人物、动物形象为素材,将形象进行叠层与交错,并利用铜板散射的微光、镜面材质对周围环境和观者形象的反射,构筑出三维空间中绮丽诡谲的视觉结构,观者走进作品组构的空间场域中,就走进了另一种迷离、虚晃、诡谲却又活生生的“真实”。

《五百笔》邬建安 纸本水墨、彩墨剪纸拼贴 20176O1A2533

《五百笔》邬建安 纸本水墨、彩墨剪纸拼贴 20176O1A2536

《五百笔》邬建安 纸本水墨、彩墨剪纸拼贴 20176O1A2538

展览中的另一组作品《五百笔》是继“越后妻有大地艺术节•2016夏祭”(Echigo-Tsumari Art Field Summer 2016)、纽约前波画廊的个展《万物》和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不息》后的又一次集中展示,该系列是邬建安2016年开始的一个新的材料和语言实验方向——纸上水墨/彩墨剪纸拼贴,也是艺术家在作品中讨论“个体与群体关系”的又一个阶段。

《五百笔》邬建安 纸本水墨、彩墨剪纸拼贴 20176O1A2542

《五百笔》邬建安 纸本水墨、彩墨剪纸拼贴 20176O1A2552

邬建安首先邀请朋友、学生、助手和陌生人来勾画笔道,毛笔的尺寸、宣纸的尺幅、墨与色的取用全无限制,只要求下笔者尽可能把当时的身体状态、知觉感受充分注入到这一笔笔的勾画中。在邬建安的认识里,宣纸和水墨配合在一起能产生某种“神奇效果”:既能包容最激烈的点戳挥洒,又能透现最微妙的情绪颤动,拿笔人的肢体语言、情绪波动都能够被清晰地投射出来,水多一分、墨厚一重,产生的效果也相差甚远,且常常是不可控的,因此永远不会有完全一模一样的两笔。

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中的《五百笔》

“在古代印度,‘五百罗汉堂’、‘八万四千’等都是对众多的形容,所以《五百笔》也并不是说每一幅作品都是正好五百个笔画,而是借这种说法象征作品创作的过程和它的本质特征——正如每个罗汉各自对应一个证悟的方法,‘五百笔’则各自对应着每个人或者说每个特定状态下的人——每一笔都是一幅肖像画。”,邬建安在展览现场谈到。

《五百笔》(局部)

《五百笔》(局部)

《五百笔》(局部)

收集了无数的笔道之后,邬建安再把它们从原本的纸上剪刻下来,拼合到新的空白宣纸上。在邬建安看来,把这些笔道从它们原先的结构中拆解出来,就像一种真正意义上的“自我觉醒”,无论它们曾经是一张白纸上唯一的一笔,还是某个简笔山水画中的一部分,都从原先的位置上脱离出来,成为独立的个体,而在一张全新的白纸上将这些笔画拼合到一起,则暗示了个体融入新的整体的必然命运。

由于每一笔都不能与其他笔画相调和,它们只能以某种相互叠压、穿插的关系分享有限的平面空间,形成一种富于张力、充满动感的抽象的整体。在整体当中,每一笔既与其他笔纠缠交织在一起,又在一种混沌的、不稳定的关系中努力突出自己的个性,例如在《五百笔》中有很多乱如麻绳的笔线,或者是一些极为鲜亮的彩色线条,在古代文人书画系统中,它们可能被归为“败笔”,但在全新的视觉语境中,却成为了最引人瞩目的“明星”。邬建安希望藉此表现技术进步和思想解放的当代社会中,个体在整体中存在的某种状态,而这种时代赋予个体跳脱固定身份的“特权”,也在碰撞、交织乃至于互换中汇成多元变动的群体样态。

如果从形态上对比《五百笔》与《白日梦森林》,一般会将两者置于细密繁复与抽象率意、平面与立体的两端,但展览提供的视角似乎更多地意在超越“图像”分析中的二元论思路,激起一种跨界、综合、打乱、超越的欲望。首先,《五百笔》让水墨和剪纸这两样中国本土文化的标识性“遗产”进行合作与相互解构,将绘画、水墨、剪纸、拼贴相融合,进入了一种新型的“二维艺术”形式创造;《白日梦森林》在观照个体精神世界和社会现实的同时,进入艺术本体层面的实验与革新,在造型语言、媒材和形态的转换间,在抽象与具象之上又加上一个叙事维度。另一方面,《白日梦森林》通过释放媒介的特性和建构空间场域,促进观者与作品的沟通,增强作品的开放性;《五百笔》则直接吸收公众参与创作,聚合一种种跃跃欲试的、充满启发性与生命力的个体状态,以富于感染力的方式传递和引起观者的感知共鸣。正如巫鸿教授在展览前言中写道的,“两个系列的作品都可由本土文化传统以及剪纸等民间手工艺中溯源,却又这些概念转化为多样的当代艺术语汇。它们充满了运动力和活力,游走于文字和图像之间,将具象和抽象都融合进了无穷的变化之中”。

策展人巫鸿在开幕式上发言

在展览开幕式上策展人巫鸿表示:“大家可能会发现,这几年我和邬建安合作的比较多,而且我非常有兴趣跟他合作,因为他的思维和作品有很多是很打动我的,跟我性格也很接近的地方。在他的观念里似乎没有绝对界限,什么古代和当代,民间和学院,中国和外国,是艺术家不是艺术家这些框框,他的艺术想象力能够把这些都消解掉,也不是搏斗、批判,就很自然的消解了,或者说他能够把这些对立概念连起来。水墨和剪纸,摇钱树和剪纸,原本没有关系的、两个体系的东西,他都能连起来,产生新的联系。这种联系就打破了原有的思维框架,当然也产生了新的艺术语言。而他又特别有感染力的一个人,他会很兴致勃勃的告诉我,这次在贵州考察又找到了什么,又发现了哪种东西是虚幻的、超时空、超古今的东西,并且他能用艺术的语言,传递出他的发现和他感觉里很有感染力的部分,这让我感触更大,在国外也不是常常能找到这种感觉。”

艺术家邬建安在开幕式上发言

在谈到自己的创作初衷时,艺术家邬建安表示:“这是一个人与人之间相处比较麻烦的时代。我小时候对于人与人的认知基本上局部服从整体,螺丝钉和机器,这里当然有一些意识形态的、社会性的规范在里面;到了大学,就进入了一个比较躁动的阶段,周围人开始宣称他们意识到个人作为一个本体,同样需要得到与整体相同的尊重,甚至老有一些个人英雄主义的言论,强调自由、个性之类;之后渐渐感觉到,其实个人主义也开始有一些问题,也遭受一些批判,所以此时就对个体和群体的关系问题感到十分困惑了。个人与集体该如何平衡,我只能通过艺术创作去实验。这次展览作品的创作出发点,是想探索个体与群体之间关系的多种模式与可能性,虽然这次的创作解答不了我的这个提问,但是我相信这一问题将来可以通过艺术得到解答。”

展览现场

据悉,展览自开幕之日起对公众免费开放,期间将举办学术研讨和公共教育项目等文化活动。

开幕式现场

策展人巫鸿主持开幕式

艺术家邬建安接受采访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嘉宾合影

展览现场嘉宾合影

展览现场嘉宾合影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策展人巫鸿

关于策展人

巫鸿,美国国家文理学院终身院士, 著名美术史家、艺评家和策展人。现任芝加哥大学美术史系和东亚语言文化系“斯德本特殊贡献教授”、东亚艺术中心主任及斯马特美术馆顾问策展人。

巫鸿教授是许多国际委员会的成员,包括美国古根汉姆美术馆亚洲艺术参议会委员、华侨城当代艺术中心馆群(OCAT)学术委员会主席,OCAT研究中心执行馆长和余德耀美术馆学术委员会主席。

艺术家邬建安

关于艺术家

邬建安,1980年生于北京。2002年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2005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获硕士学位并留校任教。现为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文化部恭王府中华传统技艺研究与保护中心研究员。

近年来,邬建安的作品先后在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波士顿美术馆、华盛顿肯尼迪艺术中心、福冈亚洲美术馆、中央美院美术馆、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等机构展出,并在北京、上海、纽约等地举办多次个人艺术展。


小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