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龙美术馆夏日热点 展望再谈“形”的自我生成

2017-07-31 00:29:28.0

近日,龙美术馆(西岸馆)举办“展望:境象”开幕。这是展望艺术生涯至今最大的个展,也是艺术家首次于上海举办的大型个展。此次展览由国际知名策展人、目前任职东京森美术馆馆长的南条史生先生策划,展览自展出以来,收到各方好评,在整个艺术圈获得很大反响。“凤凰艺术”对艺术家展望进行了一次专访,就本次展览进行了一次更深入的探讨,以下“凤凰艺术”为您带来专访报道。

龙美术馆(西岸馆)于近日举办展望:境象开幕,这是展望艺术生涯至今最大的个展,也是艺术家首次于上海举办的大型个展,展览中呈现了艺术家展望从艺二十多年来,不同时期创作的关键作品,包括早期作品《中山装》、《假山石》,近年来的创作《素园造石机》、《小宇宙》,以及最新作品《隐形》。此次展览由国际知名策展人、目前任职东京森美术馆馆长的南条史生先生策划。这次展览获得业内好评如潮,凤凰艺术就此对艺术家展望进行了一次特别专访,为大家带来更详尽和深刻的报道。

image003

image002

▲ 龙美术馆(西岸馆)“展望:境象”开幕式现场

在龙美术馆的这次展望最大个展中,我们可以从他的整个创作生涯中看到其对石头与镜像中关于的探寻和思考。展望被公认为是中国最重要的当代艺术家之一,其艺术形式涉及雕塑、装置、行为、摄影和录像。早年间,他在艺术中找寻到了一种逃离的法门,褪去文化身份与符号的束缚,逐渐获得精神上的自由。展望用雕塑的艺术手法将观念外化,让同时代的观者也能够从中产生共鸣。

image004

▲ 龙美术馆(西岸馆)“展望:境象”展览现场《中山装躯壳》1993 – 2010 青铜

展望早期的艺术中涵盖了外壳一词,以《中山装躯壳》为代表。1994519日中山装系列第一次展出与中央美术学院画廊。作品用中山装穿在布制的人体空壳上固定,其挣扎的外在形态与空洞的内核,隐喻了当代社会和文化所处的困境。并且由此,艺术家开始了一系列关于表面与内在,个体与环境的关系的讨论。脱去的衣服呈现出了中空的状态,其形态栩栩如生,仿佛金蝉脱壳时的那一瞬间。

展望强调,作品中的服饰所包裹的并不是肉体,而是灵魂与心灵。他关注于如何脱离,而不是如何穿上,并且最终将脱去的文化外壳埋葬。服饰在这里是文化符号的象征,脱去这件外壳,灵魂从而获得自由。

image005

▲ 中国当代艺术家展望

除此之外,本次展览囊括的作品还包括《新艺术速成车间——石膏像》、《打开》、《素园造石机——一小时等于一亿年》、《碎碎石》、《分形结构》、《石隐》、《应形》、《幻形》等系列作品。而展望此次最重要的作品,则是在大厅展示的最新作品《象变》和《隐形》。

在《象变》中,展望用3D扫描自己的身体然后粒子化,之后置入同样粒子化的流体场中,通过计算流体力学的算法和计算机指令模拟熔岩在自然界中无数可能的变化,变化中形象和流体环境之间的自动随机关系,促进诸多完整的独立形象逐步发生形变,最终消融于粒子构成的流体场中。

image007

image006

▲ 龙美术馆(西岸馆)“展望:境象”展览现场《象变》黑白无声录像

image008

▲ 龙美术馆(西岸馆)“展望:境象”展览现场《隐形》

image009

▲ 龙美术馆(西岸馆)“展望:境象”展览现场《隐形堆》

《象变》是关于展望对于流体场思考的视觉化呈现,暗合了文化景观内部弥漫的的状态。展望从流动的瞬间抽取被异化的形象,精选出其中一件直接3D打印输出成十二米的立体模型,再用不锈钢敲制,经烈火喷烧烤色形成最终形态。现场以悬挂方式将作品置于空中,真实地还原了隐蔽的数字象变中流动的瞬间,犹如从虚空中降下的既熟悉又陌生,包罗万象而又无解的某种象形。

而《隐形堆》由八十一件隐形单体组成,这些随机选取的异形被按照真人的尺度3D打印直接输出,借此我们如同窥视无穷尽的信息生产和流变,及其繁杂无序又无意义的堆积。

在谈到艺术家展望为何会选择到上海龙美术馆来做这样的一场展览,他说,当他第一次进入到这座建筑时,就当场定下来了:

四年前,当我看到这个建筑时,太惊讶了。它有一个非常简单的半圆洞穴结构来组合了这样的一座建筑,我觉得我一下就看懂了这个建筑师的想法,可能是中国的美术馆中设计得最好的。龙美术馆的馆长王薇也跟我聊起了这个建筑,她非常兴奋,希望我来这做个展览。进入第四年,这个展览终于成型并在此展出了。

image010

image011

对于这次展览与龙美术馆空间的关系,展望告诉凤凰艺术记者,本次展览的一个主要特征便是洞穴,而空间里面的圆洞,正好形成了这样的一个洞穴:

在我每一次创作时,我都觉得在钻一个洞穴,这不是一个物理上的,而是精神的洞穴空间。在这两年时间,我差不多就在洞穴里面,很难完全地走出来。当作品结束时,我才会慢慢从这个洞穴里出来,就像我做太湖石时一样。以前的代表作《太湖石》,它有很多洞穴,关于中国古代的传说,很多都跟洞穴有关。所以这个洞穴的概念,实际上是我的兴趣点,我发现我的作品跟洞穴关系是紧密的。

在谈到近几年艺术创作的脉络,展望提到在本次展览上所展出的《应形》和《幻形》两组作品。这两组作品,使得展望在的探索路上越走越远,而走到了现在这个位置,就成了当下所展出的《象变》与《隐形》。那么,关于这样的一条道路,展望是如何走过来的呢?他告诉凤凰艺术记者:

讲实话,我想做一个东西,但是怎么做,我的面前一片空白。怎么去行动?怎么往前走?我有一个很土的方子,我会找一个特别具体的事去做。比如说2004年我们拍摄不锈钢,先拍摄上万条,但是我们没把这些图片当艺术,我只是拍,它成为我们生活中的一部分。

直到几年后的某一天,我才突然想到把照片里面出现的我的镜像,再进行雕塑。对我来说,做个雕塑还是简单的,但是这个雕塑怎么做?因为这不是生活照,图像细节不是很清楚,我就用计算机软件把它们给弄清楚,出现很多细节,于是,我再把这个图片做成立体雕塑。

但从平面到立体的过程实际上非常难。而人类的雕塑,从平面到立体,立体到平面,绘画到雕塑,雕塑到绘画,实际上不是一个特别明显的界限。

image012

image013

image014

image015

image016

▲ 龙美术馆(西岸馆)“展望:境象”展览现场《应形》

于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就出现了展望的第一次这样关于的研究实践,在2004年,展望对他曾经所做的关于《假山石》和其他一些不锈钢雕塑开始拍照,而这一拍就是好几年。然后突然有一天,他开始注意到照片中自己在不锈钢曲面反射出的镜像,他想把照片中的自己做成雕塑:

一些变形的形状,它很像我目前精神上的某种状态。其实这种东西在生活中很难找,只有在特殊石头镜子的反射中才能找到,一种超越我所具备的一般知识的那种想象力。然后我把这些东西捕捉出来,选了四个图像将它们还原成立体。

在这组作品完成之后,展望并不满足,他说,如果我们去看文艺复兴,我们会看到雕塑都是一种立体,而在做《应形》的时候,他发现背面是一个难题,因为正面有镜像的相对,但是镜像中实际上是看不到背面,于是展望根据雕塑的经验去编造背面,我如何去编造它,都是颠倒的,我没有真正看过背面。

此时,艺术家就在思考,如何做出镜像中的背面。他突然想到,他也应该跟镜像一样,也可以很自由的去改变对象,在镜子前,人是完整的,但镜子把人改变了。但如果人是一面镜子,就去改变它,于是,展望就把自己当作是一面镜子,就象画家面对一张白纸,雕塑家面对一堆泥,而展望面对自己,扫瞄自己的形象做成模具,再翻制成泥胎,面对这尊泥胎开始破坏,瓦解,分形,拉扯:我假设我是镜子,我开始塑造和改变这个平面,用拉、扯、拽等各种我能想到的方式,在做这样一件作品。

image017

image018

▲ 龙美术馆(西岸馆)“展望:境象”展览现场《幻形》

image019

▲ 展望在创作《幻形》的过程中,对新型材料轻质土做成的人形雕塑进行推、拉、扯、揉、摆等非常规的雕塑再塑造

艺术家有时甚至会脱掉衣服,腿脚全上,对自己的人形进行破坏性塑造。于是,这件作品便叫做《幻形》,如果说自己的模型就是自己的一个镜像的话,那么用这种方式,就是解决了之前关于无法抵达镜像背面的问题,它呈现出一种立体对立体的转换,而不是之前二维对立体的方式,展望这样描述道:这些动作与形的形成几乎是并存的,所有形不是我塑造的,而是动作下的产物,我不想表达什么,因此对我来说它们都是动名词。

那又如何走向了现在的这两个新作品《象变》和《隐形》呢?展望说道,对于《幻形》,他完成了一个从正面到背面的转型,从使用镜像到自我,再从自我到镜像的一个过程,但是,在这样的转换过程中,虽然现在可以直达事物的背面,但是却无法达到事物的内部。于是,展望就又开始了新的征程,如何达到“形”的内部。

他们请来了不同的哲学家,想寻找这样的一种方法,但一直没有找到一个好的方案,直到遇见了一个研究数学和物理的科研者,他们提出了一种流体力学的概念,可以来应对这样的一种变形。于是,双方一拍即合,开始制定实际的操作方案:

早期有物理流体力学,因为物质有局限性,所以发展出理论流体力学,而现在出现的计算流体力学则是用数据来说话,用算法来解决问题,把自然里边的所有流动的现象变成参数,形成大数据,然后把这些大数据用不同方式进行运算。如此,我们就可以创造与自然等同的流动变化,这个区别在哪里?我们的物理世界再小也不是无穷的,再大也不是无限的。但是在数学领域可以无限大可以无限小,所以它能实现任何你想实现的东西。

image020

image021

▲ 龙美术馆(西岸馆)“展望:境象”展览现场《隐形》

在这样的一个具体操作中,艺术家和数学家一起合作,通过长时间的沟通交流,才慢慢走到了现在,把人们看不到的数学运算通过视觉给它呈现出粒子化的现实:

我就举一个例子,你们见那边有几百个点,每一个点的运动后面,都是由数学公式来推动的。几百万个小点,就有几百上千万的公式在运算,再加上电脑的那个指令,非常复杂,这是我们完全无法了解的。我们可以选取它的任何一个瞬间,通过3D打印直接打出来。然后再用不锈钢敲制,经烈火喷烧烤色形成最终形态。

于是,这些被打印、敲制、喷烤的《隐形》就这样诞生了。除了三组一脉相承的作品之外,还有更多的其他时期的作品,如何在众多作品中去选取?在这个问题上,展望说,这次展览最主要的还是展出最新的作品。但是这个作品怎么来的?它不是突然蹦出来的,它是长年累积,自然演化,自己生长的,所以这个展览同时也是展现这样生长的过程:

一共15组作品,每一组作品都不是一件的概念,它是一个系列,或者一个概念衍生出的各种东西,这是我作品的特点,它们不是分支,而是几个主干。比如说观念作品和造型作品,对我来说是两个是比较大的主干。在这些造型作品,千万不要去想找一些非常简单,直白的社会问题、政治问题、语言问题,不要去找,这个东西没有那么简单,它是个造型问题。所以我希望观众有更多的自由思考,不要像观念艺术里边主意的艺术一样那样去看艺术。

image022

image023

image024

▲ 龙美术馆(西岸馆)“展望:境象”展览现场《素园造石机——山阵》2010 – 2017,石粉、钢板

那么这样的作品,是否跟艺术的主体或者说语言有关呢?展望向凤凰艺术记者展示说,这些作品还是用了不同的形式,因为本体这个东西很容易让艺术变成一样的,语言也容易走向一样,而展望追求的是快、变化、流动和捉摸不定的东西。在这个过程当中的瞬间,其背后是它的变化。

在曾经有一件2011年的作品《我的宇宙》,后来就有了《应形》、《幻形》之类的新作,是否这代表着一种全新的开始?在思考石头语言的宇宙的过程中,是否存在着一种唤醒的过程?展望告诉我们,当年的作品,对他来说,还是比较年轻的作品,有着过去的痕迹,而今天的艺术,与他今天的年龄相应:

我还在创作,我也不知道我下一步作品,是否比这个更成熟,我不知道。我的风格是从来不知道我下一个作品是什么,但是我每一次做完,总是跟前一个作品有所关联。当我回过头来看的时候,我会发现它们之间确实是有关联的。比如说早年的作品《假山石》和后面的作品看起来跨度挺大,从社会这个符号突然到文化符号,但实际上它内部的关联性今天来看越看越重要,这种关联性是内在,不是外在的。

我的作品其实并不局限于自我。我虽然用我的身体,但我的目的绝对不仅仅是自我的问题。它是有一个梦想的问题在里面,如果完全强调自我,这个东西可能就没有外延,所以我没有刻意特别强调,但是我必须拿我自己做实验。比如说亲历亲为,自己制作,或者拿自己进行变化。我不能随便拿一个人做这种实验,因为你在解读的时候会出现歧义。所以我拿我自己做实验,等于是我自己的实践,那是作为艺术家的本分,或者说一个艺术家的唯一方式。

image025

▲ 龙美术馆(西岸馆)“展望:境象”展览现场《小宇宙5#》2017 不锈钢

image026

image027

▲ 龙美术馆(西岸馆)“展望:境象”展览现场《新艺术速成车间——石膏像》1998,石膏,木头

凤凰艺术记者问起,在如今这件新作品中,从现在回过头去看的时候,有没有再发现一些新的想法和探索时,展望说,最大的发现是发现世界的本质不一定是物质,对于数学家来说世界本质是数学,对于不同行业来讲都有不同的世界的本质,也就是说这个世界没有一个统一的本质。那对于舞蹈家来说世界的本质是动作:

对于雕塑家来说世界的本质是什么?我想应该跟数学、物理都不一样。所以我们应该找到自己行业,自己专业的本质。但是我可以跨到数学的角度来反观我们雕塑,或者说我可以借用数学、物理和其他学科的语言来丰富我的雕塑,来突破雕塑的局限性。

image028

▲ 龙美术馆(西岸馆)“展望:境象”展览现场《假山石》

image030

image029

▲ 龙美术馆(西岸馆)“展望:境象”展览现场《打开》2012,不锈钢

image031

▲ 龙美术馆(西岸馆)“展望:境象”展览现场《分形结构 2#》2009 – 2016,不锈钢

image032

▲ 龙美术馆(西岸馆)“展望:境象”展览现场《石隐 2#》2012,亚克力树脂

最后在谈到展望所说的“自生系统”时,他说,他强调的自生系统,就是一种方法。它建立在艺术家和作品创作、实践、材料,使用材料的互动上:

材料带着我走,我带着材料走,互相引领,我的方法就是这样。所以我谈话或我发言就会基于我走的一步一步做的作品,而思想也是在这个过程当中产生的,我没有什么空泛的思想,我就是跟着我的作品走,作品能给我带到哪就去哪。所以我说我永远都不知道下一部作品是什么,等它一旦产生了,它给我带到一个新的地方,我没法预测。自己诞生自己,自己产生形象,所有的展览、理论、历史都是营养,传统都是营养,你有了营养以后,你就怎么样去自己生长,这是最重要的。

展览信息

image034

展望:境象

艺术家:展望

策展人:南条史生

开幕:2017年6月24日

展期:2017年6月25日 – 2017年8月22日

地点:龙美术馆(西岸馆),上海徐汇区龙腾大道3398号


小编推荐